元尊_天蚕土豆_歪小说 > 修真小说 > 逃荒种田:我有一个医学院 > 第五百六十八章 含义
    他是知道的,齐衡很是喜欢溪送的东西,不管是吃的还是用的,都不舍得分给别人。因此这边一拿到,就送过去了。原本还想去孙宁面前显摆一下的,但知道孙宁认识溪,为了避免对方去讨好溪,从而讨好主子,想来想去,还是瞒了下来。

    果然,齐衡对收到的礼物,颇为喜欢,挥退众人,独自把玩着。只是等所有人都离开时,齐衡从袖子里拿出一个贝壳。那贝壳很小,是从装礼物的盒子里掉下来的,他趁着没人注意,拿在了手中。虽然是海边,但这贝壳放在上面任何一出,颜色都不合适,总觉得和这个礼物不太匹配,而且小六子半点异样没有,说明这个贝壳很可能是后来装的。他觉得溪不会无缘无故的送这个,或许关键就在贝壳上。

    只不过贝壳上什么都没有,除了漂亮一点,看起来很正常。齐衡皱了皱眉,难道是他想多了。等他反应过来,竟然已经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这么漂亮的房子!”孙宁将刚送进来的折子,搬了进来,目光便被那房子吸引住了,一脸都是赞叹,显然很是喜欢这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房子?”齐衡愣了一下,房子贝壳,房贝?防备?这是查出了什么,提醒他小心呢。他刚才也想过楼,海边,贝壳,把几个词组合了一下,并未发现什么端倪。此刻听到孙宁这么一说,顿时便明白了。

    能让溪这么提醒,那必然是他的身边不安全了,或者说危险就在他的身边,再结合之前溪取的血和脸上身上肌肤的东西,那危险应该是可以接触到他身体或饮食的人。如此一来,就是近身伺候的人或者御膳房的人。

    他吃东西非常的谨慎,为了避免有问题,都是临时点菜,让小六子看着做的,即便有人投毒,怕是也不容易。若是如此,那就是这些个近身伺候的人了。这么想着,便有了些许打算,忍不住握紧了贝壳,好半响,这才慢慢松开,眼底快速的闪过一丝颓然。

    正如溪猜测的那般,能近身伺候的,都是从东宫跟过来的来人,每个人都经过了多番调查,这才跟在他身边。这些年,他自认不是难伺候的主子,对下人都很宽厚,如今被人背叛,接二连三的背叛,说不难受,那是假的,只不过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伤感也只是一瞬,他便释然了,从坐到这个位置上那一天开始,他就明白,他是皇帝,注定做一个孤家寡人,身边的人也注定会一个一个的离去。只是心里还是堵的难受,很想去宫外走走,想去溪那坐一坐,想吃吃他姐姐做的食物,想去撒个娇,让他姐姐哄哄,还想去逗逗那两个小家伙,不知道这么长时间有没有长大一些,想闻一闻人间烟火气息,想在那种气息下好好的睡一觉。

    这一想法一起,便有些坐不住了,可他知道,他现在不能去,至少这段时间他不能去,否则别人定然会对溪有所怀疑,对这个礼物有所怀疑。若是那样,他就害了他姐姐。所有的思绪也就是在一瞬间,所有的酸涩都全部收入心中,一切都归于平静,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。

    之后便吩咐小六子将东西收好,便如往日一般,查看折子,除了露出来几分收到礼物的欣喜之外,再无其他。只有在旁人不知道的时候,明黄色的袖子下,一只骨节分明的手,轻轻的捏了捏手里的贝壳,露出几分少年人的茫然和无措。

    这一切溪并不知道,有了齐衡的传话,她原本想要进城看看的想法,再次淡了去。接下来便拖着二嫂徐氏开始打造码头,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上面,一时也顾不上去想其他。

    徐氏也彻底忙了起来,生了小闺女之后,便打算开春之后进城里的,不过临走之前,被溪留了下来,让她负责码头的事情,也是因为这样,原本准备一家人搬进城的,最后也搬,那宅子都已经被租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不去,柳婆子自然也不用去,二丫自然也不用,只有小宝跟着进城读书了,老秀才的能力和精力有限,对小宝这种天才儿童来说,进城更加的合适,也能成长的更快。不过因为徐氏没法过去照顾,溪帮忙买了个小厮,专门照顾小宝的起居。白天上课,晚上就住在柳记铺子后,不上学堂的时候,就跟着柳记的马车回来,倒也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一开始,溪怕铺子附近太吵,想让小宝住到她的宅子里,但顾虑到小宝还小,离开熟悉的人不习惯,就没有提,前段时间,等小宝适应了,溪提了一下,但小宝不愿意去。而且除了看书的时间,他大多时间腻在柳二郎身边,有时帮柳二郎算账,有时帮忙写菜单,没什么可帮忙的,就坐在一边,静静的看着,孺慕之情,让人忍不住侧目。

    溪知道了之后,忍不住有些纠结,是不是应该放徐氏回城里,这样,他们一家几口就可以在一起了。孩子都希望在爹娘身边长大,虽然他们不说或者不会表达,但只要有可能,便想和爹娘待在一起,这一点还是很明显的。小宝虽然现在看着像个小大人,可到底还是个孩子,也想和爹娘在一起,很正常。

    没等她想好怎么说,徐氏便找了过来,跟着一起过来的,还有小宝。一段时间没见,小宝长高了不少,一身书生的打扮,虽然带着几分稚气,但与之前那疯玩的模样,差别很大,隐隐有几分小公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见到溪,小宝做了一揖,感谢道:“小宝今天来,是来谢谢三婶的,若不是三叔三婶,侄儿入不了学堂,也学不到那么多学问,侄儿万分感激!”

    溪摸了摸他的脑袋,这小学究的模样,看着怎么这么可爱呢。小宝微微一僵,脸顿时红了几分,小声道:“夫子说男女有别,侄儿是男的!”言下之意是,女的不好再摸他头。

    无尽的昏迷过后,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。

    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,胸口一颤一颤。

    迷茫、不解,各种情绪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这是哪?

    随后,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    一个单人宿舍?

    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。

    还有自己的身体……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。

    带着疑惑,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,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。

    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,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,外貌很帅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这不是他!下载星星阅读app,阅读最新章节内容免费

    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,工作有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,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……

    这个变化,让时宇发愣很久。

    千万别告诉他,手术很成功……

    身体、面貌都变了,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,而是仙术。

    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!

    难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    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,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。

    时宇拿起一看,书名瞬间让他沉默。

    《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》

    《宠兽产后的护理》

    《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》

    时宇:???

    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咳。”

    时宇目光一肃,伸出手来,不过很快手臂一僵。

    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,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,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,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。

    冰原市。

    宠兽饲养基地。

    实习宠兽饲养员。

    御兽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