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后,看得出来,无论是万星辰,还是东方娜,两人都很满意对方的功夫。

    东方娜起身穿衣,这让万星辰很是不解:“怎么?你还要走啊?”

    他不明白都这么晚了,为何魇魔还要离去!

    不是说不让乱跑,以免被盛卿的手下发现嘛!

    “我要回到刚才的那个别墅,我跟我哥在一起住,现在必须回去,以免被我哥发现,切记有事不要找我,因为有事我会找你!”东方娜没有过多解释,三下五除二穿好就离开。

    根据她的预料,朱雀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盛卿中毒才刚刚痊愈,此事定然是龙飞赶往朱雀处理。

    因此她打算在龙飞前回到家里,以免龙飞心生怀疑。

    毕竟,每次出事,她都不在家里,着实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尽管说她每次都有不在场证明,但次数越来越多,越容易引起怀疑。

    望着东方娜离去的背影,万星辰不禁舔了舔舌头:“魇魔,倒还真是个尤物,也不知道如意的滋味会不会更好!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他纵横采花这么多年,东方娜的滋味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不禁激发了他内心的执念,非常想要品尝品尝如意这个更加优秀的女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万星辰却不知道,有些女人是万星辰一辈子都得不到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方娜悄无声息的返回到自己的别墅前,确定了龙飞不在家,于是以最快的速度进入房间,拿起酒精在衣服上喷了喷,同时将衣服上的血祭处理一下。ъine

    将一切痕迹都消除后,东方娜方才走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大概十几分钟,房门突然打开,正是龙飞回来了。

    原本龙飞沿着血迹寻找,但后来血迹消失,他就凭借着痕迹学扫视周边的墙壁。

    因为龙飞很清楚,在江城能够制作出如此毒药,只有一个人,那就是万星辰。

    据说,万星辰这家伙轻功了得。

    眼下血迹消失,龙飞可以笃定这家伙是施展轻功逃走了。

    奈何龙飞虽然武力了得,但对轻功着实没有涉及多少,尽管龙王组织内有不少轻功武学秘籍,但他这一大把年纪了,就算是学,也很难精通。

    轻功向来都是从小修炼,而且越是没有系统学过格斗,才越发学习的快。

    再加上黑夜的遮掩,很快龙飞就跟丢了痕迹,就在龙飞大范围搜索时,江城气象局的人工降雨,亦然开始实施,让龙飞无奈。

    素来好脾气的龙飞,都是忍不住破口大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于是,龙飞就驱车返回了仙湖别墅,经过大门安保时,他按照往常询问了一下东方娜有没有回来,安保说已经回来了一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此刻,察觉东方娜正在洗澡的龙飞,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女孩子洗澡就算时间再长,也不可能一个小时,难不成要搓层皮下来啊!

    龙飞也没有打扰东方娜,只是随便找点事情做,在客厅等着东方娜询问一番。

    大约十几分钟,东方娜从浴室走了出来,看到龙飞在客厅,内心不禁“咯噔”了一下,询问道:“表哥,你怎么还没有睡啊?”

    她知道龙飞还是起疑了!

    通常来说,以前无论她玩到多晚,在龙飞回来前回来也好,在龙飞回来后回来也罢,龙飞都没有像今天这般在客厅等过她!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仿佛有事情要问他一样!

    “你今天去哪了?”龙飞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眼前的表妹,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,完全跟小时候记忆里的那个表妹,没有丝毫重合之处。

    东方娜表现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,向龙飞解释了起来:“我们集团的几个小姐妹去聚一下,不是都跟你说了嘛?怎么还问我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面对这样的质问,她内心的确有些慌。

    难道是龙飞在朱雀附近发现她的蛛丝马迹?

    这可还得了!

    一时之间,她顿时考虑要不要将龙飞催眠了!

    以往她对龙飞时常在进行催眠暗示,现如今若是出其不意,说不定能够把龙飞给催眠了!

    若是成功了,那么她日后无论做什么时候,都方便了太多。

    甚至不需要和任何人合作,都可以将如意给弄死,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盛家夫人。

    可一旦失败,那么她之前所做的一切,可就全部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“是吗?可我怎么听说我们集团你那几个小姐妹都没有去呢?”

    龙飞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东方娜,声音变得低沉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说的当然是假的,只不过是为了验证内心的怀疑。

    但若是东方娜一旦出现心虚,那就说明他的怀疑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东方娜闻言,心脏都不由的加快跳动了起来,可却依旧面不改色的问道:“表哥,你说是谁?大不了我们去找监控!甚至我现在都可以跟她们打电话对质!”

    她可是魇魔,自然不会表现出任何的心虚。

    只不过她现在已经做好了放手一搏的打算。

    若龙飞只有证据的话,接下来肯定会摊牌。

    届时,哪怕她不催眠龙飞,迎接她的也只有满盘皆输,倒不如尝试将龙飞催眠,从而获取那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你给我解释一下回来一个多小时,为何才刚洗澡!”龙飞漠然的问道。

    东方娜故作心虚的说道:“我喝了酒,回来迷迷糊糊的眯了会,醒来才去洗澡的!”

    酒后驾车!

    这种事情,她心虚一下很合理吧!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“表哥,你不要生气,我以后不敢了!我保证是最后一次!”

    龙飞目光灼灼的盯着东方娜,仿佛要把东方娜整个人都看透,大约持续了一分钟,话锋一转,流露出一抹宠溺:“以后不要这么晚回来了!还有开车不喝酒,无论是撞到别人,还是被别人撞到,赔钱是小,要是发生个意外,你让我怎么向阿姨和叔叔交代呢!”

    应该是他想太多了吧!

    他并没有从东方娜身上看出任何破绽!

    可能是最近叶浩渺兴风作浪所导致的疑神疑鬼!

    “好好好,都听表哥的!”

    东方娜犹如小鸡啄米般点头答应,随即回到了自己房间,关上了房门,不由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吓死她了!

    她还以为龙飞知道了什么,差点就动手将龙飞给催眠了!

    幸好,龙飞只是有些怀疑,试探了些许!

    经过这次后,龙飞恐怕会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怀疑她,也算是因祸得福!

    无尽的昏迷过后,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。

    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,胸口一颤一颤。

    迷茫、不解,各种情绪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这是哪?

    随后,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    一个单人宿舍?

    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。

    还有自己的身体……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。

    带着疑惑,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,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。

    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,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,外貌很帅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这不是他!下载星星阅读app,阅读最新章节内容免费

    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,工作有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,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……

    这个变化,让时宇发愣很久。

    千万别告诉他,手术很成功……

    身体、面貌都变了,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,而是仙术。

    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!

    难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    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,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。

    时宇拿起一看,书名瞬间让他沉默。

    《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》

    《宠兽产后的护理》

    《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》

    时宇:???

    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咳。”

    时宇目光一肃,伸出手来,不过很快手臂一僵。

    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,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,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,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。

    冰原市。

    宠兽饲养基地。

    实习宠兽饲养员。

    御兽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