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沈洲听到虞雨墨这么说,却是没说话,将手里的水果往虞雨墨的手里一塞,起身便往外走。

    虞雨墨也赌气的将水果往桌子上一放,转身继续趴在床上玩手机。

    贺沈洲走到门口,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虞雨墨叫住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贺沈洲不甘心的回头一看,好家伙,虞雨墨竟然又继续玩手机不理他了!

    贺沈洲想回去吧?又觉得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可是不回去吧?

    大晚上的,总不能让他跑出去跟别人挤一个房子吧?

    他可不干!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头顶的雷声越来越密集了,轰隆隆的滚了过来。

    贺沈洲这才装作收拾东西,关窗户的样子说道:“要下雨了,过来搭把手,帮我把窗户关上!”

    虞雨墨的手指一顿,这才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,去关另外一边的窗户。

    在虞雨墨收回窗户的时候,贺沈洲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过来了,从她的背后伸手一把就握住了她的手指头。

    虞雨墨吓了一跳,赶紧要收回手指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贺沈洲死死的抓住死活不松手了。

    “你放手!”虞雨墨略带恼怒的说道:“你跟我保持距离!”

    “我不放!”贺沈洲也来了脾气了:“凭什么你说放我就放?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那么多女孩子围着你转吗?你去找她们去啊!她们都巴不得你去抓着她们的手呢!”虞雨墨的火气瞬间上来了,噼里啪啦的就说了出来:“我这边就只有一个人,那边那么多人呢!我总是发脾气耍脸色,你多委屈啊!你去找她们啊!你跟她们还能聊到一起去,反正我也听不懂你们说了什么!大可以大大方方的弹琴说爱啊!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?”

    贺沈洲听了,先是怔了半天,随即醒悟过来:“你这是,在吃醋?”

    虞雨墨的脸上骤然一红,更加的恼怒了,狠狠一推贺沈洲:“谁吃醋了?我才没有吃醋!你走开啊!”

    贺沈洲反而趁机握紧了虞雨墨的手腕:“还说没有吃醋?你看看你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两个人头顶上一个炸雷,轰然炸响。

    虞雨墨吓了一大跳,本能的一下子钻进了贺沈洲的怀中躲避。

    贺沈洲温暖的体温,瞬间提醒了虞雨墨她刚刚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回过神的虞雨墨赶紧就要推开贺沈洲。

    此时的贺沈洲怎么会让她从自己的怀中逃离,顿时双手一揽一抱,死活不松手了!

    “你,你放开我!”虞雨墨顿时更加的恼怒了,用力的推贺沈洲。

    贺沈洲才不在乎她那点小力气呢,用力抱着虞雨墨,笑嘻嘻的说道:“是你自己主动投怀送抱的,我当然不放!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要放手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无赖!”虞雨墨越发的恼怒了,不停的捶打着贺沈洲的胸膛:“你故意的!”

    “对,,没错,我就是故意的!”贺沈洲洋洋得意的回答说道:“谁叫你不讲理的?你只看到了我跟那群女孩子嘻嘻哈哈打闹,你也不问问我在跟她们聊什么你就乱吃飞醋,我的审美有那么差吗?”

    虞雨墨一呆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贺沈洲哼了一声,说道:“你难道不知道,我喜欢的女孩子类型是你这样的吗?”

    虞雨墨听到贺沈洲如此直白的表白,脸蛋刷的一下红了个通透。

    虞雨墨低着头说道:“我才不信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信。”贺沈洲回答说道。

    虞雨墨:“……”

    贺沈洲忽然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跟那些人聊天吗?我是想从她们的闲聊之中打听到她们现在的生活状况。她们对我看着很热情,其实戒备很深,有很多事情似乎并不愿意告诉我。所以我才跟她们闹啊,等她们放松了警惕和戒备之后,才会打听到有用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姐姐和姐夫临走的时候,留下了差不多几个亿的救助款。这笔钱对我们来说,虽然不算什么。可是对很多平明来说,足够让某些人铤而走险,不顾一切的去追求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那个时候,姐姐和姐夫就早就预料到了,这笔钱不会百分百的花到穷人的身上。但是具体的比例,她们总得心里有数吧?现在我来做的这个事情,就是来确定一下,政府军贪污了多少钱。这个事情不能明着查,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揣测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水果都是政府军的人呢送来的。你想过没有?他为什么要送我这么名贵的水果?他明知道我是贺家的二少爷,还是这么有恃无恐,这就足够说明很多事情了。我不能表现的太明显,否则的话,他们极有可能打算把我们永久的留在这里。”贺沈洲说到这里,这才无奈一笑,说道:“因此我只能表现的纨绔点,不务正业点。我总得为你的安全负责啊!”

    虞雨墨果然被贺沈洲的话吸引了注意力,忍不住说道:“那你都摸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吧。”贺沈洲低声回答说道:“那么多钱,真正用在村民身上的,不到百分之二十,剩下的都被贪墨了!”

    虞雨墨顿时急了:“什么?竟然贪污掉了这么多钱?你真的要坐视不管?”

    “这是这个国家的国情,没有丝毫办法!这里毕竟不是我的国家,不是姐夫的国家。你觉得,我怎么管?”贺沈洲反问虞雨墨:“养军队你以为不花钱吗?你以为国王和政权都不知道吗?他们只是装不知道而已!”biνne

    虞雨墨果然噤声了。

    是的,在这个方面,她真的是太天真了!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一阵疾风骤雨哗啦啦的下了下来。

    风夹带着湿气冲进屋里,虞雨墨赶紧关好了窗户,将雨声和风声都隔绝在了窗外。

    虞雨墨这才冷静了下来说道:“我知道了,我不会拖你的后腿了!不管你跟多少女孩子聊天调笑,我都不会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虞雨墨的话,忽然被贺沈洲的一个吻,给堵住了。

    她接下来的话,怎么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贺沈洲的这个吻又霸道又邪气。

    虞雨墨一开始还反抗了几下,可是随即便沉沦在这个吻里面了。

    无尽的昏迷过后,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。

    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,胸口一颤一颤。

    迷茫、不解,各种情绪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这是哪?

    随后,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    一个单人宿舍?

    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。

    还有自己的身体……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。

    带着疑惑,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,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。

    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,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,外貌很帅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这不是他!下载星星阅读app,阅读最新章节内容免费

    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,工作有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,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……

    这个变化,让时宇发愣很久。

    千万别告诉他,手术很成功……

    身体、面貌都变了,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,而是仙术。

    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!

    难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    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,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。

    时宇拿起一看,书名瞬间让他沉默。

    《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》

    《宠兽产后的护理》

    《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》

    时宇:???

    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咳。”

    时宇目光一肃,伸出手来,不过很快手臂一僵。

    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,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,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,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。

    冰原市。

    宠兽饲养基地。

    实习宠兽饲养员。

    御兽师?